钱江晚报:黑老大当村主任须警惕乡村治理丛林化

  广州警方近日摧毁了一个以冯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该黑社会“老大”冯某同时是广州白云区的一名村委会主任,他利用村官身份在当地大肆收保护费、控制赌场放高利贷、插足建筑工程等,从中牟取巨额钱财。在争抢工程项目过程中,曾多次暴力殴打和枪击竞争对手。

  冯某当黑老大前曾经多次入狱,2007年出狱后纠结亲友为非作歹,逐渐形成黑恶势力,2011年,冯某凭其“恶名”,并采取暴力恐吓手段阻挠他人参与竞选,当上了竹一村村委会主任。这是一个典型的凭借“黑”手,披上“红”衣,以攫取“金”利的“红加黑”村官。

  让人揪心的是,这样的“红加黑”村官绝非个例。近几年媒体报道的大案就有:北京市密云县村委会主任王晓雷恶势力团伙案,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村委会主任殷卓波涉黑团伙案,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村委会主任涉黑团伙案,福建漳浦县村委会主任郑龙江涉黑团伙案,等等。早在2009年,山西省警方总结公布的黑恶势力犯罪六大新动向,其中之一就是“黑恶势力对农村基层政权的侵蚀日益严重”。

  一个黑老大,抡着枪就把“村民自治”权给夺了,直接把乡村变成了任他吆五喝六的江湖,拿他的丛林法则取代法律规则,把一方乡土变成他的“家天下”,这不正是更让人痛心的现象吗?

  一而再出现的恶人霸村现象,折射出一些地方乡村治理的巨大漏洞。黑老大摇身一变就能成为村长,说明表面上“民主竞选”的村官选拔制度,很容易在具体操作时走样变质。村官本是一村的“公仆”,是以服务村民为职责的,但在城市化、工业化、商业化进程中,村官官小权大,有很大的贪腐空间,因而成了香饽饽,尤其是一些城乡接合部的村委班子,早已成为黑恶势力争夺的目标。黑老大软则贿赂,硬则威吓、打压,再加上乡村本是一个熟人社会,潜规则有时胜过明规则,在这样的情况下,黑老大要当村老大,有几个人敢说个不字?所谓的民主选举,成了贿选、假选、强选,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而村官权力制衡机制的缺失,使得黑老大一旦当上了村长,便成了一个土皇帝,他一身兼任老大的黑社会,也就成了一个独霸一方的影子政府。“黑”勾兑了“红”,只会更黑。冯某甚至敢于敲诈勒索市政工程,一方面足见冯某自我膨胀的程度,而另一方面,要怪当地政府治理不力,长期任其逍遥。要防止乡村治理丛林化,这事得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